首页 > 新闻中心 > 大红酸枝家具成为高端红木的主流用材和顶梁柱
产品类别 / CATEGORY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员外楼红木家具责任有限公司
联系人:彭小姐
联系电话:18928126669
中山店:0760—87770333
郴州店:0735—7608888
郴州工厂:0735—6111111
邮箱地址:409950002@qq.com
邮箱地址:605893333@qq.com
中山店地址:中山市大涌镇岐涌路38号
郴州店地址:郴州市五岭广场市文化中心附四楼
郴州工厂地址:郴州市开发区长冲工业园四栋
新闻中心
大红酸枝家具成为高端红木的主流用材和顶梁柱
编辑:郴州市员外楼红木家具责任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8-11-17

大红酸枝家具成为高端红木的主流用材和顶梁柱,尽管2000年修定的《红木》国标将33种木材收入其中,让进入红木收藏者、爱好者眼中的红木品类越来越多。但不管是在古典家具收藏市场还是现代的红木家具市场上,很受认可仍然还是“老三样”:小叶紫檀、黄花梨和大红酸枝。


在“老三样”当中,海南黄花梨家具大料几年前即已突破万元一斤。已基本退出家具流通市场而走上神坛。


目前在市场上流通的海南黄花梨制品基本都只是一些小件和工艺品,除了一些大型的红木展览会偶有亮相,在红木家具市场上基本已见不到海南黄花梨的家具。


中国嘉德2012年春拍--5520万元成交的明周制鱼龙海兽紫檀笔筒


“木中王”小叶紫檀的珍稀名贵更是妇孺皆知:自清朝以来就一直是至贵的帝王之木。近几年,在拍卖场上几千万甚至过亿成交的紫檀器物屡见不鲜。


目前市场上的紫檀原木基本也都是以“斤”为计价单位。价格高,出材少,所以流通的紫檀制品也多是一些小件和工艺品,稍大件的紫檀家具价格就要以百万计,基本上也就只能是让人观赏赞叹了。


大红酸枝,学名交趾黄檀,俗称老红木,产于中南半岛,与黄花梨、小叶紫檀并称御用的“三大贡木”、“老三样”。


近几年,继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退出主流市场后,交趾黄檀成为高端红木家具的主流用材和顶梁柱。


然而,由于耗材量过大和过度砍伐,且经砍伐后的天然林很难重新生长以及非常缓慢的生长速率,大红酸枝在几个出产国都已成为珍稀树种。


东南亚各国大红酸枝原材料已日趋枯竭:红酸枝在泰国、越南已开发将尽,只有老挝、柬埔寨交界处还有少部分交趾黄檀。并被列入CITES国际贸易公约附录,成为国际二级濒危保护野生植物:


2011年,泰国仅存约10万棵大红酸枝树。


2012年,调查证实老挝境内没有发现成熟的大红酸枝原生树;柬埔寨除了一些受严格保护的地区外,原生的大红酸枝树早已被视为稀有物种。


2013年,在第16届CITES缔约国大会上,交趾黄檀(大红酸枝)被列入濒危附录Ⅱ。此后,大红酸枝应声而动、一路暴涨,原材料进口量、家具产量均大幅减少,成为了继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之后红木市场奇货可居的抢手货。


2014年,越南宣称境内已找不到大红酸枝树,被视为稀有物种。


2016年,第17届CITES缔约国大会的召开将交趾黄檀(大红酸枝)的管制级别从附录Ⅱ中的标注5升级为标注4,管制范围从原木、锯材和胶合板扩大到家具及零部件。大红酸枝的贸易被全面禁止。


2017年3月21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组织于在瑞士日内瓦发布第023号缔约方通知(No.2017/023),应柬埔寨方面要求,宣布来源这个地区的针对交趾黄檀CITES许可证全部被证实系伪造。


2017年3月29日至31日,第三届打击交趾黄檀非法伐木与贸易地区间对话会议在泰国春武里和曼谷举行。会议期间,柬埔寨立法执法部的塞萨帕·拉奥表示:“自从2013年泰国曼谷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第十六届缔约方大会(CITES CoP16),我们从未签发过任何允许交趾黄檀出口的许可证,但是很多这些珍贵木材被贴上来自越南的伪造证明书,从而得以进行‘合法’商业流通。”


2013年以前,市面上的大红酸枝材料充足,直径在50厘米的大料很多,如今大红酸枝是大料好料已较难寻到,价格更是直线上涨。


2011年花十万元能买到这样的料


2014年也是那十万元能买到这样的料了


2017年,同样是十万块,基本只能买到这样的料

短短4年不到,大红酸枝原材从边角料到处丢弃,到如今却成了宝贝。甚至,大红酸枝边角料已成了一些木材商售卖的主角。


越南红木市场也开始了边角料生意

尽管2014年至2015年,红木市场遇冷,大部分红木种材价格下跌,市场一度低迷,但经过两年多的调整,市场内需逐步释放。从2016年年中起,大部分红木原材价格开始上涨,其中大红酸枝原材料普遍上涨60%以上。


继黄花梨、小叶紫檀之后,大红酸枝作为“老三样”中的高端家具主力用材和"顶梁柱",目前也已经渐行渐远:进少用多,存量越来越少。现在同样也到了原料稀缺、价格高涨、无法批量生产的境地。


几年之后,大红酸枝红木家具或许也将和黄花梨、紫檀一样逐步迈入定制、名贵品行列。


“千年紫檀,百年酸枝”,大部分的红木种材一经砍伐之后,在短期内都无法再生,而随着红木市场不断消耗,各种红木用材渐趋枯竭不可避免。


如同目前让人类停止利用木材是不现实的一样,让中国人停止使用红木也非常不现实。


不管是否愿意相信和接受,红木不断被更多人喜爱,红木资源不断枯竭都将是趋势。


而红木市场虽然还会不断因供应链太长而产生短期波动,但这些“疯狂”的木头,终究只会越来越“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