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大红酸枝家具2008年什么价惊醒无数人
产品类别 / CATEGORY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员外楼红木家具责任有限公司
联系人:彭小姐
联系电话:18928126669
中山店:0760—87770333
郴州店:0735—7608888
郴州工厂:0735—6111111
邮箱地址:409950002@qq.com
邮箱地址:605893333@qq.com
中山店地址:中山市大涌镇岐涌路38号
郴州店地址:郴州市五岭广场市文化中心附四楼
郴州工厂地址:郴州市开发区长冲工业园四栋
新闻中心
大红酸枝家具2008年什么价惊醒无数人
编辑:郴州市员外楼红木家具责任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8-11-17

老红木人的回忆:大红酸枝家具2008年什么价?惊醒无数人!


十年前,大红酸枝家具什么价?


10年来,大红酸枝家具涨了多少?


上海S先生十多年前就在老挝收大红酸枝料。据他的回忆,2008年时收料的价格是真便宜,优质的大红酸枝在老挝收购价也就2千美元/m3。


而且量立方还都是自己量,没那么准确,老百姓也比较好说话。


实际操作中收上来的 一立方料,重量一般都会大于1.3吨,有时能达到1.5吨。


收购价折成人民币和吨的话,大概在1.3-1.8万/吨。


那时候,老挝政府就已经不允许出大红酸枝了,都是偷着出,中国人是给当地有权的送钱运出来,越南人是不给钱直接偷运出去。


2008年,老挝料多是30公分以上的,在中国国内的销售价正常在2.2一2.6万/吨。


下半年,受金融危机影响,红木市场不景气,出现更低的价格,甚至1万多一吨的价格亏本在卖。


2009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开始消退,红木家具和木材的生意都开始好转,而老挝对大红酸枝管的也越来越紧。


一个现在品牌非常大、经常上榜的红木厂,老板的姐夫在09年时就因为在老挝偷出大红酸枝,被巴色警察抓进大牢,费了不少功夫才营救出来。


那一年,业内知名的金老板 在深圳牛湖市场买了两车大红酸枝大板料,价格6.7万/吨,给市场价放了颗卫星,引起一阵轰动。


那种很宽很宽的厚板,现在已经看不到了,即使有也是在藏家手里,卖也肯定按块,折成吨的话随便都是几百万一吨。


很多老照片都没了,这种在2013年以前只算中等


也正是从2009年7月份以后,大红酸枝行情才正式启动,真正进入上升通道,价格开始快速上涨。


25公分的老挝方料,09年下半年国内就卖到了3一3.5万/吨,同等规格的柬埔寨料在上海福人市场的销价也涨到了2.8万/吨。


同样质量的,到了2010年下半年上到7一9万/吨,10月时有的报到了12万。


那么,十年来,大红酸枝涨了多少?


这个问题很难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2008年时市场上的料和现在的规格不一样,那时25公分以下的都算小料,一般都是30公分以上。


受欢迎的标准是净42公分以上,因为42公分可以开独门板。


那时也主要是长料,很多都是整根料,只有在弯的地方才锯断。


2009年开始,老挝抓人抓货越来越紧,偷运长料越来越难,才开始锯小、锯短、开成板混在花枝、花梨里面偷运出来。


到2011年以后,就很少有整棵的长料出来了。


以前的大红酸枝多是这样整根料


那时市场上也多是老挝料,而现在真正的老挝料在国内基本绝迹,市场上能看到的都是柬埔寨料和泰国料,不好直接比价。


现在的老挝,别说大红酸枝的树,连大红酸枝树根都快挖没了。


整个东南亚,其实就只有一块大红酸枝活树大片集中的地区,就是 柬埔寨接靠近老挝的交界处,也就是当年红色高棉躲藏的那个地方。


从飞机(老挝巴色飞胡志明)上可以看到那里还有很多大树,其中就有很多大红酸枝(交趾黄檀)。


那里现在还是连羊肠小道都罕见,又曾经是屠杀了当时柬埔寨五分之一人口的红色高棉躲藏地,地雷极多,怕死的人都不敢进去。


相对于泰国岌岌可危的大红酸枝树木存量,那里算是大红酸枝的天然保护区,所以,现在越南人还能时不时从柬埔寨偷点料出来。


要想看以前的 正宗老挝料,只有去 泰国曼谷港口的堆场,那里还有大几千吨10年前截获的老挝大红酸枝料,基本全是又大又长的整棵料。


很多中国人都想拿那批料,甚至把关系打到了泰国顶层,但都没办法弄出来。


这些料如果现在出现在国内市场上,肯定是按根算,不会按吨来销售的,所以价格很难简单比较。


曼谷港口堆场里当年截获的老挝料


如果一定要算十年涨幅的话,2008年普通老挝料的质量规格,现在的行情价都要在40一80万一吨,从2008年算起,保守的算也是20倍以上。


而当时受欢迎的净42公分以上口径、十几米长的正宗老挝料,当时和普通料的价格相差并不大,而现在确实已经算是绝迹了,市场上根本看不到。


就算有也都是天价天价再天价,和2008年比起来,说是涨了30倍、50倍、100倍都可以。


越是好货、精品,涨的就越高、越快。


这是规律,红木如此,红木家具同样如此。


前段时间在越南成交价就折到800万/吨的大红酸枝宽板,其中还有画师的功劳。


2008年,要是有人跟你说:“老挝的大红酸枝在十年后会涨20倍、30倍、50倍、100倍...”,你一定会以为他疯了。


十年,弹指一挥间,曾经的红木市场主力,每年要用几万吨、十几万吨的老挝大红酸枝,真的就没了。


十年,恍若梦境中,在市场的起起伏伏中,在大家的看跌看涨中,老挝大红酸枝转眼就涨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红木,确确实实是一种短期不可再生的资源类产品,从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再到大红酸枝,红木枯竭的速度一直远超我们的预想。


大红酸枝之后,也一定有下一个红木树种,会让我们在十年后回望时,觉得当时怎么会那么便宜、会那么不可思议。


很遗憾,虽然当年很多红木人都会拍点照片,但在相机、电脑、手机的几番更替、损坏、换新后,能找到的老照片都已寥寥无几。


其实,每个人都这样,总有很多留不住的照片和记忆。


今天,我们在这里回望2008年的红木市场,也是为2018年的今天留下一点印迹。


毕竟,不知道十年后的2028年,红木市场又会是什么样了?